我叫文盲

je t'aime ‖看我!!
名如其人,不会高逼格夸人,只会旋风喷气式给您疯狂打电话。幼儿园文笔还经常重度oooo
挖坑不填大人渣
杂食党,致力于开车好多年。
每次都是假车略略略
偏爱秀秀家三鹅叽。心里住着西北一枝花。P大我爱您!骨头太太是宝贝!
一直想开一辆长顾车……

[全职同人] 燕歌行



◎all叶     民国Pro

◎背景设定内战时期,军统与地下党的纷争。其他另有私设,不能接受请返回。

◎若有时间错误请告诉我。

◎ooc什么的不能少。文盲文笔,过度描写。请见谅。实在觉得“哎呦不行,这什么玩意儿”的,点击返回,谢谢配合。一般这背景都发生在哪儿想必你们都清楚了


01.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先生,军座的意思是,这次任务由贵公子执行。”桌前的人恭敬的鞠了一躬,礼貌性的抬了抬帽子。“如果可以,蒋先生希望令公子可以为军统服务。”微笑送给桌后的人,光滑的桌面上浅浅的映着人的面,整齐的文件,规整有序的桌摆,以及身后巨大的孙先生的画像。突兀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微妙的尴尬“是吗?……这是胡闹!我马上回家。”挂完电话后,摘下衣架上的帽子和大衣抚平不存在的褶皱,状似无意的看一眼对面保持微笑的人“怎么,刘先生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“司令有其他的事情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然后深深的鞠躬,看着面前的人鞋尖慢慢掠过他,用一种很轻但是对方能够听清的语调说 “也请您记住,您这所有引以为傲的资本是谁给你的。”


02.

          晚22:48,叶家。

       毫无预警的他听到门外走廊传来轻微的响动,有人在笨拙的竭力轻手轻脚的走过去。“回来了?”踏着小碎步进门的叶修被这话惊了一下,后者咳了一下理了理衣领,按亮灯朝客厅走过去。“哟,还没睡呢?”他坐在叶父对面,摸索出来的一包烟叼在嘴里不点,翘着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。“去哪了?” 后者眼睛眯起来,想从他装傻充愣的样子上找出些许端倪。“这不明摆着?” 叶修扯扯领子,若有若无的扇两下子风,露出来领子上的口红印还掂起来显摆显摆。“胡闹也要有个限度。” 叶父不理他的小把戏 “是时候去办点正事了。” 叶修还是那张脸,只不过阴暗间附上了些什么 “你的事情你自己解决,扯到我算什么事儿啊。”踢踢踏踏的上楼了。


03.

     叶修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去,大理石的台面冰凉,溅满了水。吹干机的红灯安静地亮着,防滑毯被人踩歪了,半边从厕所的门缝下露了出来,搭在光洁的地板上。一切都一尘不染,但一切都很乱。

他拔掉电源将毯子踢回原位,最后擦干台面抬头看见了镜子里的那个人。对,那个人。他不想承认那是自己,前胸上结痂的伤口交错着,张扬着自己是多么令人窒息。腰腹上的,是今夜瞒过叶父的新伤。  ‘不行’叶修想着,‘我还需要点时间,马上就可以了’

你想蹦迪,请来百乐门,你想要尽兴舞蹈,请来百乐门,你想一夜风流,欢迎光临百乐门。

“少爷,已经确定是这个地方了,需不需要清场?”  “不,打草惊蛇的话猎物会跑掉的。”

“如果你不入仕,你就永远不知何谓社会仕途。站在仕世外看,你看见了世界;入了仕世,你看不见世界。” 灯影绰绰,佳人在侧。

“那么如今公子逍遥一方,你又看到了什么?”

自然而然的牵起那只放在腿上的手“我看见了你。” 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个冷湿的吻手礼,姑娘又咯咯咯的笑起来“叶公子,交易达成了。”



04.

     总有一个地方,你打扫的再干净,也会觉得脏。

叶父看着他的办公室,很宽敞,采光也很不错,拉开帘子整个屋子里铺天盖地都是阳光,干燥的,混着烟尘的,阳光。他坐下来,看着桌子上的摆设,左手是书和备用工具,下面有个暗盒,里面有军印和一只旧怀表,右手边有军报,几支笔,下方的柜子里分门别类放着文档还有藏起来的刀与枪。正前方是空的,直接对着大门。‘用枪埋伏的话一开门我就会死吧’ 他这么想着。因果有平衡,一切都处在一个平衡的度上,就像你得到了长生却也有永恒的孤独陪着你,真是一种微妙又不好把握的关系,宇宙之中有这么一个天平,往哪边侧一下都是颠覆;你付出得多,得到的当然也多。你坐在那里馅饼掉到你手上,那么你也必然会失去一些什么。最可怕的是,这些交易,作为交易的主体,有些时候人类常常不能自我控制。



“我是不是做错了?”  

“您当然做错了”  

“你没资格闯入我的办公室。”   

“是啊,司令的办公室我们这些哨兵是不可以,但是军座可以啊!”

“不知道叶某面子这么大,劳驾军座查岗。”     “您面子算什么啊,您儿子可真是厉害,逮捕令都是军座特批的,啧啧啧,叶将军,您有个好儿子啊。”    

“谢谢夸奖,还有什么事吗?”   

“哼,没了一个还有一个,您家总要出来一个的。否则这逮捕令不准什么时候飘的哪儿都是。”    

“刘皓,你还真是可怜呐。”





——TBC——

我应该会连载的……如果有人看的话……

我……我想写1v1……告辞


all叶 江湖如此多妖

●开局私设请注意 私设啊!

○ooc不定时闪现,文盲文笔抖动

●初来乍到,还请大家多多照顾  ○| ̄|_

○度娘说,某古同人文里天乾代表A,中庸代表B,坤泽代表C,这里引用。





   江湖如此多妖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





02



  叶修和叶秋住在驿站里,他们向来走哪停哪,不过每个月都要销声匿迹一段时间。

   “时间到了怎么不早说,扭扭捏捏跟个大姑娘似的。”叶修一边在随身行囊里扒拉一边说“行了,喝了药去桶里泡着,把味道收一收。”

     叶秋背对着叶修泡药浴,不时有纸张摩擦的声响传入耳朵。叶秋不自觉的皱眉,不用回头他也能猜到叶修正在数钱,他甚至完全能想象出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叶修会不定时的进行这一活动,他会把手头上所有的钱从大到小排好,银票分大小分装,碎银就胡乱扫进荷包里。他都会在数完之后露出一脸的踏实和满足。然后折几折塞到包袱里。

    “哥,其实你没必要这么紧张的。”叶秋说。这是他们上午打架结束后第一次交流,今天他出了口又动了手,占了便宜让他有点于心不安。叶母教过,做人要厚道。

     “嗯哼?”

     “我已经是个成年天乾了,这种事情可以自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,发情期到了只会打人,把人家坤泽揍得半死还想不起来干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叶秋跳下浴盆瞪着他,“叶修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不能。”叶修把枕头放平整又拍松,正眼都不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比打嘴炮,叶秋绝不是叶修的对手,他后悔自己开启这个话题,尽管他的本意并不是吵架。可能是发情期作祟,也可能是准备的药浴没有泡够时间,叶秋慢慢走到床边,看着闭眼休息的叶修说“哥,你帮帮我,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就要亲下去,叶秋有些心慌,伸出去的手有些颤抖,这是他的哥哥,从出生就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哥哥。就在恍神的时候,已经碰到了叶修的手。叶修的手是顶好看的。他亲了下去。他那双温暖的,骨节修长的,散发着年轻好闻的类似阳光味道的手,曾经拉着自己在森林里奔跑,护着自己不受欺负。‘现在,这就在我面前。’叶秋心里想着,他想去看叶修的脸,突然怔住了。叶修忽然露出狡黠的神色,他抬手一拳头就砸在了叶秋的肩膀上,叶秋闷哼一声偏离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解释,明天就回去。把包里的药吃了再滚来睡觉。”还没有躺下又起来盯着他说“下不为例,不然打断你的腿。”





tbc.


all叶 江湖如此多妖

●开局私设请注意 私设啊!
○ooc不定时闪现,文盲文笔抖动
●初来乍到,还请大家多多照顾  ○| ̄|_

   江湖如此多妖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

01

    叶秋想,他还是要跟叶修谈谈。
    此时,叶修正以一副标准奸商的模样坐在小间里,那双手搭在桌上黑黢黢的盒子上,盒子打开一半,露出里面一把叶秋完全看出哪里高明到足以“难求”的蛇床子。
    “啧啧,要说这味药啊分布的确广,但是越广越杂呀张管家。你看咱这个成色,气味保准保的上品啊……再说了,您家不也是急用吗?”
  “是是是,叶老板走南闯北见识的肯定比我等要多。”面前的男子讨好地笑笑“只是这价钱”张管家皱皱眉,显然是有些犹豫的。数次求药无果,好不容易碰上个,没成想价格是一顶一的高。
     “两千五百两还贵吗?管家,你这就有些不厚道了啊,那四方游医行脚商人们要价可比我高。说到这里,叶修撇撇嘴角不去看他,“算了,我们哥俩千辛万苦搞来这么些还不想贱卖呢,扔黑市上都比这赚的多……”
      说着就招呼叶秋准备收起来,千钧一发之际,男人忽然气吞山河地拍了下桌子“我要了,这有两千银票和五百里纹银。”
    “痛快!”叶修弯起的嘴角十分势利 ,“合作愉快啊,这位客官。”
      五步之外的叶秋习以为常的看着,还十分友好的给人开门。叶秋掩住脸上的官方微笑,向前走几步说“喂,叶修,我们谈谈。”
       叶修捋了捋衣袖“这么没规矩”反身走过去坐在床上,和衣而卧背对着叶秋说“聊什么?”张管家堪堪下了楼,想起来自己帕子落在小间里,一个帕子也没什么,关键这物件是他那婆娘熬坏了眼绣好的,不能丢。这厢走到门口便听到一声闷哼,忍不住扬声问到“叶老板,您没事儿吧?” 门开了个缝儿,管家还没反应过来一条帕子落在他手上,“没事儿,家弟太猛,疼着了。” 
      张管家怔了片刻,连声对不住急匆匆下了楼,心里想着“原来这两兄弟是这种关系,如此罔顾人伦,家门不幸啊。”


tbc.

☞蛇床子,中药名。为伞形科植物蛇床Cnidium monnieri (L.)Cuss.的干燥成熟果实。分布于华东、中南、西南、西北、华北、东北等地。具有燥湿祛风,杀虫止痒,温肾壮阳之功效。常用于阴痒带下,湿疹瘙痒,湿痹腰痛,肾虚阳痿,宫冷不孕。(感谢度娘完美科普)

补完了提灯映桃花,内心只想给淮上打call

广播剧使我忘记镇魂结局

杀破狼使我快乐  :)

消尽风波 落定尘埃 犹有情堪相待
结发 结心 结衣襟
同描一笔眉黛
深渊辞去 盛世归来 祝太平永不凋败
梅花洒落山河 杯酒温情怀

《结带》的词和文案都挺戳我,沈将军和陈神医这一对也是给我感触比较深的,反正我是挺喜欢的

看考场的时候通知我书到了,超级开心了!拿到书的时候真是激动到爆炸!感觉明天一定会顺利!另外胶带和明信片忘记拍了,这些也都是在考点拍的,感觉怎么都拍不出SPL的美。疯狂表白骨头太太! @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强烈打call!爱您!

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从头开始学习怎么爱你

我都留宿了你就让我看道德经?